近百起涉民營醫院騙保案:偽造病歷、虛假住院,有的涉案千萬

時間:2019年06月17日 10:20:09 中財網
  近日,甘肅省臨夏市6家民營醫院被當地警方調查,25人已被刑拘。據臨夏市公安局通報,6家醫院涉嫌詐騙、強迫交易、敲詐勒索、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。

  其中的臨夏現代婦科醫院,今年1月被發現存在“欺詐騙取”醫保基金行為,醫保管理部門對其解除醫保服務協議。目前該院已被吊銷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。

  澎湃新聞梳理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近五年的裁判文書發現,被認定構成犯罪的民營醫院主要涉及騙取醫保基金。據不完全統計,從2014年至2019年5月,此類案件已產生93份判例。

  在這些騙保案件中,作為被告單位的民營醫療機構,一般以合同詐騙被處以罰款。涉案的醫院老板、管理者和醫護人員,則多數被以詐騙罪判刑。

  

  
  甘肅臨夏被公安調查的6家醫院中,臨夏現代婦科醫院今年1月曾被發現欺詐騙取醫保基金。目前該醫院已被吊銷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。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醫院騙保案多起由投資人授意,最高涉案數額達兩千萬
  位于云南省峨山縣的峨山健安醫院成立于2002年,是該縣首家綜合性民營醫院。2019年5月底,這家醫院的名稱和投資人均發生了變更。原來的兩名投資人黃兆云、黃洪波,今年3月被法院以詐騙罪判刑。

  峨山縣人民法院審理查明,2015年1月至2016年6月,峨山健安醫院創始人黃兆云及其女兒、院長黃洪波在經營期間,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采取延長病人住院時間、虛構住院病人的方式虛增藥品用量及診療項目,騙取國家醫保資金296851.06元。一審法院以詐騙罪分別對黃兆云、黃洪波判刑六年六個月、五年十個月,并處罰金。

  峨山健安醫院曾是當地的醫保定點醫院,作為醫院投資人兼管理者的黃兆云父女,因此獲得騙保便利。

  我國的醫療保險制度從1998年起逐步推行,形成了由職工醫保、居民醫保和新農合三大險種為主的基本醫療保險制度,近年正逐步建立統一的城鄉居民醫保體系。

  根據現行醫保制度,患者到醫保定點醫院看病,應個人負擔的部分由個人拿錢與醫院結算;應醫保基金負擔的部分,由醫院記賬并與醫保部門結算。因此,醫院是醫保基金核實、發放過程中的重要環節。

  一些民營醫療機構的投資人和工作人員,盯上了醫保基金。

  澎湃新聞從中國裁判文書網梳理發現,涉及民營醫院的犯罪主要牽涉詐騙案等,像峨山健安醫院這樣騙取醫保基金的案例較多。6月15日,澎湃新聞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搜索關鍵詞“詐騙罪、醫院、騙取醫保”,共搜到558份裁判文書。這些判例包括許多患者騙保的犯罪案件,澎湃新聞記者逐一查詢后發現,從2014年至2019年5月,民營醫院騙取醫保基金的案件,已公布裁判文書93例。

  這93起判例中,涉案數額最大的是唐山老人醫院詐騙案。河北省遷安市法院審理查明,2011年1月至2014年6月,被告人劉芳在經營唐山老人醫院期間,指使被告人陳喜文及其他醫院醫護人員,利用參保人員的醫保信息編造虛假的住院病歷,并將虛假住院信息上傳至唐山市醫療保險事業局,騙取唐山醫療保險金2005萬余元。被告人劉芳、陳喜文分別被判刑十五年六個月、八年,其非法所得被沒收并處罰金。

  此次臨夏被查的6家民營醫院中,有5家的法人代表系福建莆田籍。而在澎湃新聞梳理的上述民營醫院騙保案件中,醫院法人代表或投資人為福建莆田的,有15起案例。比如四川綿陽市的天誠醫院騙保案,莆田人蘇金雄、吳金昌經營該醫院期間,安排醫護人員通過虛開藥品等方式,騙取醫保基金1285萬余元。2018年10月,綿陽市涪城區法院以詐騙罪分別對吳金昌、蘇金雄判刑十五年、十四年六個月,其他5名涉案的醫護人員也被判刑。

  被卷入騙保案的“莆田系”醫院,還包括湖北宜昌陽光醫院、廣東普寧東方醫院、江西石城協和醫院、青海西寧興華醫院、天津薊縣佳人醫院、貴州安順陽光婦科醫院、重慶巴南九洲醫院、湖南臨武百姓醫院等。

  此類民營醫院騙保案,醫院往往被列為被告單位,以合同詐騙罪被處罰金;涉案的被告人則多以詐騙罪判刑。這些被追究刑責的被告人,包括醫院投資人、管理人員、醫護人員等。

  2019年5月底被裁定減刑6個月的醫生秦詠梅,此前被法院認定曾在河南安陽一醫院偽造病歷389份,參與騙取醫保金和公務員醫療補助共181萬余元,以詐騙罪判刑四年;湖北遠安縣仁愛醫院騙保案中,被判刑的被告人包括醫院老板、醫生、司機等共13人;陜西富縣康復醫院騙保案被判刑的被告人,達到14人。

  偽造病歷、虛假住院,有醫院給病人好處費
  卷入詐騙犯罪的民營醫院及其涉案人員,以什么手法騙取醫保基金?

  河北保定的恒興中西醫結合醫院,2018年6月被法院認定騙取醫保基金448萬余元。該醫院被以合同詐騙罪判處罰金四十萬元,包括法人代表閆萍在內的三名被告人被判刑。判決書顯示,案發前,該院各醫療科室在閆萍的授意下,醫生常常多給醫保住院病人開藥,護士則少給病人用藥。醫院與社保部門結算的,卻是醫生所開的全部藥品。

  澎湃新聞梳理裁判文書發現,浙江嵊州康復醫院、吉林市吉衛醫院、湖北玉泰外科婦產科專科醫院、黑龍江齊齊哈爾市虹橋醫院、四川旺蒼縣仁和醫院等醫院騙保的手法,主要是根據醫保病人的信息,更改偽造病歷、虛假增加住院天數、虛開藥品數量等。

  這些涉騙保的醫院,除了投資者和管理人員的授意指揮,涉案醫護人員也形成“流水線式生產”的協作關系。比如四川綿陽的天誠醫院騙保案,副院長唐平負責在診療時開具夸大藥品數量的電子處方;護士長潘惠英、馬小琴負責指導護士實施換藥和減少用藥量,并負責在病人出院后向社保局上報報銷資料;醫生陳圣體、陳謀才負責指導住院部醫生助理開具處方、簽字。

  上述虛增醫藥開支的作法,一般是根據醫保病人的信息,讓病歷材料真真假假、以假亂真。這首先需要醫院掌握病人真實的個人信息。于是,可享受醫保政策的病人,一時成為有的醫院里的“香餑餑”。

  比如廣東普寧市的東方醫院,投資人林德發、總經理劉麗群讓市場部工作人員到普寧、揭西各鄉鎮農村宣傳、招攬農村五保戶、低保戶或有農村醫保的病人,到醫院住院治療;湖北長陽惠康醫院副院長陳程,曾將一些農村福利院五保戶、低保戶老人接到醫院住院,指使醫生在“治療”過程中虛增住院天數、虛開中藥以增加住院費用,騙取醫保統籌基金。

  長沙市望城區的長湘肛腸專科醫院曾在招攬病人上“下功夫”,案發前常召集有醫療保險、身體有些小毛病但沒有大病的“病人”來醫院住院。醫院除退還住院費和餐費外,還額外給“病人”好處費,每人500元。為了增加病源,溫州糖尿病專科醫院等醫院,根據虛開藥品的數量給予醫生獎勵。湖北遠安縣仁愛醫院等醫院,則給醫護人員下達招攬病人的指標任務。

  與大部分涉案醫院“部分造假”、以假亂真不同的是,有些醫院造假的膽子更大。比如吉林省延吉市優撫醫院,投資人田和指使院長、外科醫生編造患者虛假住院檔案和處方,在患者未就醫的情況下,借患者醫保卡以住院名義進行報銷,騙取醫保金。

  杭州華祥西醫內科診所投資人李建華、張文英等人的騙保方式,則是“空刷醫保卡”。他們通過免費贈藥、贈物、給予回扣等方式吸引大量人員到診所空刷醫保卡,騙取國家醫保基金519萬余元。李建華一審被判刑十二年六個月,其他7名被告人也被判刑。2019年2月,杭州中級法院維持了原審判決。

  為了在弄虛做假、騙取醫保方面獲得便利,一些涉案醫院的負責人向主管部門工作人員行賄。江西省贛州市黃金時代社區綜合門診部股東梅曉泉,申請將其門診部列為安遠縣的縣外定點醫療單位,為感謝領導關照,他將醫保報賬金額5%的比例“返點”給安遠縣農醫中心副主任李某,10%的比例“返點”給安遠縣醫保局副局長鐘某。

  唐山老人醫院騙保案中,被告人劉芳為了給醫院違法違規行為尋求庇護,先后多次給予原唐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副局長李某44萬元,給予原唐山市醫療保險事業局局長田某27萬元。

  除了詐騙罪、行賄罪,一些騙保醫院的負責人為逃避調查和懲罰,暗中銷毀或偽造證據,由此又增添相關罪名。比如,湖北荊州市華康醫院法人代表陳春波曾犯故意銷毀會計憑證、會計賬簿罪,四川廣漢市民愛醫院兩名被告人曾犯幫助偽造證據罪。
  .澎.湃.新.聞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森林狼vs热火历史战绩